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Plur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梁祝的繼承者們 - 因追求而明白

Posted 星期四, 五月 12 2016 11:23 作者 黑熊

觀看非常林奕華的第四部作品,先前看過【恨嫁家族】、【三國 What Is Success?】和【紅樓夢 WHAT IS SEX?】,短時間接觸了四部劇,感受與以前看過的戲不同,戲劇中所傳遞出來的訊息,總是要在日後才容易回響,聽著梁祝的繼承者們的原聲帶,撰寫的這篇心得,透過音樂歌曲讓一幕幕的畫面迴盪在腦中,漸漸有許多的感受而流出。

從繼承者的角度來看本劇,帶出的是到底傳承甚麼給我們?到底這個父母期望,社會對價值的認定,我們在選擇未來的道路與學習環境,判斷的依據會是什麼?選擇的人生方向又是什麼?而規律和計畫真的能存在嗎?許許多多的問題在人生中,答案並非有標準答案,而是尋求問題的本身就是一種答案,答案只能靠經歷來體會。

把梁祝的故事改編制一所藝術學院,學員們必須要做出一個作品來應試,而作品是自畫像,但人要如何面對自己?又形成了戲劇中的一個提問,純白的作品能像稱什麼?又要如何表達呢?從空白開始,有時也只是留下看白,當我們無法看清自己時,一竊也只能是空白。

在劇中自畫像的歌中,唱到:「我知道,我都知道,除了我是誰。」學習的過程中,我們學會了很多知識學問,但始終能無法真正的探索出自己是誰?一昧地向效法,一昧地又想挑戰,但自己的本貌終究為何?人性又會把我們帶到怎樣的境界呢?

梁祝的故事正適合探討性別性格的問題,雖然是女扮男裝的故事,描述著當時社會存在的問題,而這個問題回到了今日,我們需要更多的釐清,性別與性格到底有所差別?我們繼承傳統的觀點,什麼是男生的性格和興趣,什麼又是女生的性格和興趣?從小男生愛藍色,女生愛粉色,但這些喜好的差距,真的有必要和性別畫上等號嗎?

有些性格是不需要和性別放在一起,男女之間性格的界定不應該只是無疑問的傳承,我們需要的是在提問,什麼是男?什麼是女?什麼是喜好?什麼是個性?太多的問題,不應該用一個答案和規範所限制。

劇情中的男女之間的戀愛關係,又是一幕幕值得思想的事情,關於對象我們是想找到了解自己的人,還是想找一個能讓我找到自己的人?也獲著只是為了去表現出自己呢?

戀愛中的問題,你本來就這樣安靜嗎?你的鞋帶都這樣綁嗎?我像是一本你會讀的書嗎?我們會一起遇見鯨魚嗎?我們是在聊天嗎?你的沉默是在對我說什麼嗎?為什麼你看來那麼孤單?難道快樂都是短暫的嗎?

戀愛到底是在尋找什麼呢?我們又會如何描繪出所愛的人?發覺所愛的人的不同?是什麼使兩人相會吸引?相會願意去了解呢?

劇情進入馬文才的出現,到底馬文才在這個故事中和世代中代表了什麼?富二代、富三代就是壞嗎?為什麼這麼多人討厭馬文才?為什麼這麼多人討厭富二代、富三代呢?但雖說是討厭,但也難掩羨慕的心態。

而當我們在追求功臣名就財物豐收之際,是不是我們也成為了孕育馬文才的推手呢?世代的演變中,馬文才這類型的人物,不但沒有減少,反而不斷的出現,而這樣的時代背景跟當時,到底有多少的改變呢?

每個人都想要成名,因此都逃不掉hype,我們就這樣陷入一個不真實的世界,不斷的去放大看一些事物,相對地就會忽略更多的事物,到最後美術館前的梁山伯與祝英台相遇的片段,透過一幅自畫像,留住了當時的一切,但只是留下當時的許多遺憾,很多事情沒有做,但是還在想,而時間也只是這樣不斷地經過。

到底梁祝的繼承者們描述出怎樣的一回事呢?而我們是不是仍持續在一個無止境的循環呢?我們所追求的我們能真正明白,或是就是為了明白而追求,日子仍持續地進行著,但我們需要的不再是盲目追求,而是去追求那明白。

下一部該去看哪一部戲呢?就讓我繼續尋覓尋覓了。

梁祝的繼承者們 Art School Musical

非常林奕華 首部音樂劇 

梁祝的繼承者們 

Art School Musical 

兩個藝術系學生的愛情自畫像 

 

林奕華 編導 伍宇烈 編舞 陳建騏 音樂 

 

18首相知相遇原創歌曲 X 動人心靈現場演奏 

歌詞/ 林奕華 作曲/ 陳建騏 黃建為  阿超 

 

尋找浪漫僅存者 發現隱世梁與祝 

獻給跟自己談戀愛世代的人們 

 

猜猜誰是梁?誰是祝?誰是馬? 

路嘉欣 張國穎 葉麗嘉 趙逸嵐 賴盈螢 

時一修 鄭君熾 黃俊傑 朱育宏 戴旻學 彭浩秦 吳柏甫 王捷仟 王肇陽 

 

特邀演出 

《一舖清唱》陳智謙 劉兆康 曾浩鋒 黃峻傑 

 

現場伴奏 

阿超(鋼琴 小提琴) 張國穎(木箱鼓) 

鄭君熾(單簧管) 陳智謙(結他) 

劉兆康(沙搖) 曾浩鋒(鋼琴 烏克麗麗) 

黃峻傑(小提琴 中提琴) 

 

導演的話(節選) 

「祝英台」如果是個千年不老的比喻,「她」告訴我的,是人的生命力源於我們的女性一面,因為,不論如何受到環境的考驗與挫折,「她」就是要以身心來包容,孕育,原宥世間的眾生。創造,在「她」是一種天命,就如愛之於每一個人。「梁祝」浪漫不在梁祝的年輕而在祝英台的勇敢,勇敢,又在於若把女性視為每一個人至少擁有一半的性格特質來看,「她」就是教人學會如何快樂的靈感泉源——只要能放下男性至高無上如英雄碑性的「自大」(和與它並存的「自卑」),和願意把碩大笨重的「自我」改換成種上遍地的小黃花,我們在任何時候皆舉重若輕,走到那裏都是青草地,大藍天。 

 

劇情大綱 

故事由惡夢開始。 

祝英台明明是想到藝術學院探索我是誰,卻在意識某處顛覆了願望,說服自己父母的說話是對的:人生,應該有固定答案,明確規劃,永遠是1+1=2。但惡夢醒來,她發現她已在一家藝術學院裡,眼前出現了藝術家求之不得的繆思:梁山伯。 

他的安靜,使她思潮如泉湧。每一個他的舉動,都令她問號叢生。只是不知道是出於求知抑或愛情慾望的創作激情,卻沒有引來梁山伯的迴響,相反,面對祝英台井噴的靈感使他自覺是張永恆的白紙——畫如不畫,不如不畫——背負太多父母都是不成功藝術家的包袱,他不容許重蹈覆轍的結果是因過度害怕失敗而承受不能表達,不能溝通和不能愛的痛苦。 

誰叫在這兩個其實互相欣賞的年輕人,有一個「第三者」叫馬文才,而「他」的不可逃避,因為「他」不是一個人,而是眼下這個充斥高速消費與資訊氾濫的時代? 

見證梁祝聚合分離的學院裡,有一位教授「什麼是藝術」的老師。他把承傳藝術視為己任,然而當時間到了,誰也需要走上自己的命途。悲劇也有美麗的時候,化蝶翩翩,除了痴男怨女,還有有信念,有勇氣,到底以造就繼承者的角色昇華人生的人。 

若想知道更多的消息,歡迎加入布雷克人生粉絲專頁!

評論

# Who's Afraid of 林奕華 - 對自我的提問

2016年5月25日 下午 04:23 by 布雷克人生 Black Life

看完非常林奕華的四齣劇 【 恨嫁家族 】、【 三國 What Is Success? 】、【 紅樓夢 WHAT IS SEX? 】和【 梁祝的繼承者們 】之後,才漸漸感受到林奕華所呈現出的不同,相較於以往只看敘事的戲劇差異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