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Plur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紅樓夢 WHAT IS SEX? - 規則是誰訂的呢?

Posted 星期一, 三月 7 2016 20:52 作者 黑熊

不得不承認要看懂這一齣劇有一定的難度,當看完之後還有點迷迷糊糊,其一是對紅樓夢完整的內容不了解,其二是對非線性故事發展的呈現方式,變成說書人的口白,與不會真正明白的情節,產生了一種疲累感受,以及一種想明白卻不明白思緒衝擊,直到沉澱過後的幾日,才如撥雲見日般有所感受。

誰說夢需要如線性般的發展呢?夢不就是經常是如此地跳躍,從進入夢境的開始,想要找尋的是一種解脫一種救贖嗎?一種無法在今世之中的領悟嗎?何嘗不是想追求一種幸福嗎?正入台詞中如此形容:「你不是來這裡受苦,你是來這裡享福的。不用受苦,是不需要問問題的。」

但夢醒後的世界仍然依樣殘酷,難道要在這樣夢中自欺欺人嗎?劇情的主軸是以王熙鳳這位賈太太,也是假太太,呈現出如今的性的議題,男女之間的差異,性不是男歡女愛,性本身是一種常規,而在這常關之下,帶出的政治、權力,各種的角力,這樣的何謂嘗試正常呢?當看完三國之後的男女對調情節,在看到紅樓時,女男兌換的呈現,那麼到底除了生理性徵之差異外,什麼才是性別呢?

正當閱讀傅科的理論之後,對於性的議題呈現出的是一種文化與政治的框架,這樣的框架形成了一種常規,當常規形成了一種制約之後,性別的衝突也就因此而產生,思索僅知的紅樓夢的故事,女當家王熙鳳卻是有如此的剛性特質,而其他男性的角色,反而出現的是一種柔性的呈現,權力與政治碰上了性別,正常為了紅樓夢中特有的觀點,當王熙鳳幫賈璉納妾的劇情,則是以太太幫先生挑選衣服的方式呈現,刷了他與殺了他最後都是無法實現,婚姻的變調正在此展開,真的掌控的住一切嗎?還只是一場性常規的衝突呢?

透過說書人一幕幕的呈現紅樓夢的劇情,從我唯一知悉的賈瑞與王熙鳳的風月鬥志的片段,男女腳色的顛倒,更是突顯了性差異之後呈現的感受,男誘女?還是女誘男?一個是當權者,一個是敗家子,而這樣的階層又是誰造成呢?似乎性牽扯了階級,牽扯上了權力,那到底是誘惑由來是美貌?還是權位呢?

學習,到底學習詞句的規矩是什麼呢?這些規局又是誰訂的呢?台詞中如此的形容:「詞句究竟不是最重要的,第一是立意要緊。若意趣真了,連這詞句不用修飾,自是好的:這叫做『不為辭害意』。」

回到性的這件事情,那愛情呢?劇中開頭的歌引用了姚淑蓉的你把我的愛情還給我,關於含情又是誰定義出男女之間該如何表達情感呢?男追女,女追男?男該如何?女該如何?那性又是如何呢?愛情的規矩不也是來在於文化的產物嗎?

到底我們因為性的規則而發起了衝突,性的界線變成了男女之間的鴻溝,為了權力與野心,男女之間展開了新的衝突,說書人說道:「妳看妳,妳還妳沒有野心妳現在比較想要知道賈芸去了哪還是誰比妳更男人?」

性的戰爭就在這條邊界戰爭不斷地展開,事業與愛情?變成了誰敢越雷池一步呢?當逾越雷池界線規矩就不見了,該是包容彼此好呢?還是繼續抵擋呢?這條界線已經成為了男女之間長期的征戰了。最後追求的不再是性,而只是一場權力遊戲。

男女的議題,甚至掛遇到當代的性別議題,同性、異性之間,散布著不同的族群,你爭我奪的搶著各種的權力,而性的原點已經不再,當政治角力,與權力衝突不斷展開時,我們喪失了性的自主,或許我受托爾斯泰的著作影響,看著老翁在車上的談論夫妻之間的事情,人真的需要性行為才能到永久嗎?若不發生杏仁就會變種嗎?

關於性有太多的議題值得去探索,而為了愛情、為了權力,你爭我奪,男歡女愛,誰又掌握了些甚麼?我們又做錯過了些甚麼?我們都錯了,所以需要告解,我們都沒錯,又為何要告解呢?人性的慾望使然,當慾望失去自主,那麼我們都需要救贖。賈太太假太太的愛情,所帶來的衝突,以及生命的消逝,為的又是什麼呢?誰能把愛情真正的還給他?

台詞參閱:http://www.pts.org.tw/Program/Template1B_Customize_Menu.aspx?PNum=893&CMNum=1810

國家兩廳院   四大名著系列最終章

非常林奕華《紅樓夢》WHAT IS SEX?

A theatre piece inspired by the unfinished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海棠花落處,遍地懺情書。 

「非常林奕華」四大名著系列最終章《紅樓夢》What is SEX?

以全男神班化身紅粉陣容,以男性原罪演繹女性宿命。

編導:林奕華 

音樂:陳建騏 

燈光:陳焯華 

舞台:蔡珮玲  

演員:王宏元、王捷仟、王肇陽、朱宏章、周姮吟、時一修、莫子儀、盛鑑、黃俊傑、彭浩秦、黃健瑋、劉嘉騏、葉麗嘉、戴旻學(依姓名筆畫排列)

男不讀紅樓,還是男不讓紅樓讀他?

俗語云:「少不讀水滸,老不讀三國,男不讀紅樓,女不讀西廂。」

本劇由12個男子組成《紅樓夢》的讀書會拉開帷幕。他們來自三個世代,性格迥然不同。故事開始時,但見人人諱莫如深,是漸漸經歷心理的抑壓和投射,才讓他們不但在書中的男性,看見自己的「無情」,更在情榜中的金釵,看見她們的「情傷」、「情美」、「情烈」、「情慧」、「情諒」、「情怨」、「情可輕」…可以是自己。

男人的軟通常展示在他「硬」的時候——在欲望面前。但要男人被「軟」的東西軟化,卻是幾不可能。而男人亦以此自傲自豪。

不是說「恨少非君子」、「無毒不丈夫」、「男兒有淚不輕彈」?是什麼的發現、是怎樣的震撼,教這十二個男子明白,「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已盡」的《紅樓夢》之於男性,原來是不能逃避的因果,不可繞道的救贖?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沒有政治比大觀園更政治,沒有大觀園比性別更大觀園 。

若想知道更多的消息,歡迎加入布雷克人生粉絲專頁!

評論

# Who's Afraid of 林奕華 - 對自我的提問

2016年5月25日 下午 04:23 by 布雷克人生 Black Life

看完非常林奕華的四齣劇 【 恨嫁家族 】、【 三國 What Is Success? 】、【 紅樓夢 WHAT IS SEX? 】和【 梁祝的繼承者們 】之後,才漸漸感受到林奕華所呈現出的不同,相較於以往只看敘事的戲劇差異很大